设计对话

首页 > 学院 > 设计对话 > 正文

设计狂人对话——陈幼坚

发布时间:2013-02-23 22:32:46 来源:Arting365 作者:admin

\

陈幼坚,这名赢得国际认同的香港平面设计师在过往33年的广告和设计生涯中,获得本地及海外设计奖逾五百项,包括New York Art Directors Club Award,日本的Typodirectors Club Award及1989年度香港艺术家联盟的设计家年奖。1990年,陈幼坚展开了他的产品设计事业,推出一系列带浓烈怀旧色彩的T恤、纸品及金属制品。
 
LN:Lyndon Neri(郭锡恩) AC:Alan Chan(陈幼坚)
 
LN:你喜欢去哪个城市旅行? 为什么?
AC:
京都。因为那是使一个人与建筑、室内、手工艺、饮食以及时尚等各个设计领域产生互相碰撞的地方。在那里我可以获得心灵的宁静,彻底放松我的身体、精神以及灵魂。
 
LN:人生之中,你最大的恐惧是什么?
AC:
目前我想不出来。或许,父亲去世的时候,我曾受到很大的打击;又或者发现某个项目还有不够完美之处的时候。不过那些都算不上是恐惧,也许称为失望更为恰当。所以我的答案是,没有。
 
LN:你现在正在读的书是什么?
AC:
我很少读书,因为相对来说,我是个更关注视觉感受的人。不过最近有两本书很吸引我:一本由美国洛杉矶的当代艺术博物馆首次出版的《MURAKAMI》,我喜欢它是因为村上隆跨文化并保持其相关性的操作方式(他曾与路易威登合作设计手提包)。另一本是《星云大师谈处世》,因为书中那种返璞归真的情感。
 
LN:你从什么地方获得灵感?
AC:
我每天都把工作带回家去做,夜的宁静会激发我的创作灵感。一般而言,我总能在清晨来临之时找到我要的答案。
 
LN:你刚进入设计领域的时候,有没有你仰慕的设计师?
AC:
70年代我在几家创作经纪公司工作,那时候与很多人的接触都使我获益匪浅。尽管是在香港,我的工作环境中接触的都是外国人,包括那些来自美国和欧洲的艺术指导们,当时的一些艺术品是基于他们的概念来完成的。当然,很多日本设计师也对我现在做的事情有重大影响。比如,田中一光(Ikko Tanaka),浅叶克己(Katsumi Asaba),70年代美国的Herb Lubalin。
 
LN:你现在才50出头,在平面设计界的成就已经获得了广泛认可,后面有什么打算?
AC:
问得好。我现在正从室内设计开始进入空间设计的领域,重点是要从市场和品牌的角度切入。尽管媒介变了,但仍将保持我一贯的方式。
 
LN:你选择项目的标准是什么?
AC:
那应该是一个让我有机会创造我以前从未接触过的东西的项目,不管是平面设计,还是产品、室内或者建筑设计都行。我不仅仅为客户提供设计的解决方案,也包括在工作过程中提供市场方案,这就是我们说的“品牌运作”。
 
LN:对你来说,中国性是什么?
AC:
温情,家庭,归属感,道德观念,和谐,以及灵活。它像漆器那样有很多层次,你可以切身感受到,却难以言表。
 
LN:对你来说,现代性是什么?
AC:它一直处在变化中。对我来说,现代性就是我们每天碰到的新事物,例如一种新的烹饪方法,或者一种巧妙的处理材料的方式。
 
LN:如果有机会回到过去重新开始,Alan Chan会成为怎样一个人?会和今天有所不同么?
AC:
这问题很难回答,就如同让我去预测未来一样。如果非要回答,我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同。我可能会用不同的媒介创作或根本在做另外一行,但我的目标将会和现在一致,那就是影响大众。
 
LN:有没有你想合作的设计师?为什么?
AC:
太多了,比如安藤忠雄(Tadao Ando),因为他的敏感,对光线的出色玩味以及作品细节里的禅意。还有Norman Foster ,因为他对工艺和效率的深刻理解。
 
LN:对你来说“家庭生活”意味着什么?
AC:
生而为人。
 
LN:在设计共和,你最喜欢的作品是哪些?为什么?
AC:你们设计的neri & hu的实木桌子和Konstain Grcic设计由Classicon出品的潘多拉盒柜。一个传达了温暖木质的男性气质,另外一个则用冰冷的不锈钢材质的支架塑造了优雅得近乎娇柔的女性气质。
 
LN:设计共和致力于成为设计交流的平台,对此你有何建议?
AC:每次走进设计共和店里,都会给我耳目一新的感受;但我觉得,要把这个设计交流的平台推向新的高度,设计共和需要把东西以更容易被接受的方式带给公众。对店里大师级的作品,需要引入更多的解释性文字。也许一段纪录片可以帮助人们更好的理解今天店里摆放的这些令人叹服的杰作的真正意义。

上一篇:专访"第八届中国设计业十大杰出青年"提名候选人刘洋
下一篇:设计是文化的肌肤——访2013环海南岛国际大帆船赛获奖者樊来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