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对话

首页 > 学院 > 设计对话 > 正文

“你是我生命中的发光体”-写给冰逸作品“发光体”和设计师梁璐

发布时间:2014-03-10 12:03:32 来源:设计北京 作者:

  艺术家冰逸的“发光体”扇面细密画,有通透空灵的决绝,又有无以名状的魔幻险生的当代意态。寓意为能量异变和万物有灵的“发光体”是每张画面的主题。冰逸自创的细密工笔画法描绘的好像浮游生物,又似繁衍的菌类:它们洁净纯美、纤毫曼妙、妩媚翩跹地在黑暗中熠熠生辉。
梁璐,《发光体》封面设计初稿,2013年

  第一次拿到这本以“发光体”为主题的黑色画册,掂着大开本亚光、墨黑和软质的书脊,就觉得遇到这本书,好像遇见了一个尚未被摘取下来的蘑菇,正在黑色的森林里袅娜、疯长、呼吸。

  这是旅居荷兰的书籍设计者梁璐的作品。

  这本书,有类似某种新闻周刊的尺幅,但却更娴雅和安详。那孤零零的体态,单薄中,透着一种无言的力量。软质的本子,通体的漆黑,让人对纸张产生一种错觉,好像海洋深处黑鲸的皮肤,光滑、柔韧,又那么生机涌动地有触感。

冰逸作品《发光体》图录,梁璐设计,2013年

梁璐《发光体》图录设计内页, 2013年

  黑色封面当中的圆形镂空,有着苏州园林“景中寓景”的诗境。框设的空间为正中的圆形,镂空豁出内里的一页:摇曳中的晶亮雪白的
  “发光体”。两页叠加的视角,好像从太空望远镜向银河深处的洞悉,又像向人们直扯开胸膛,露出内里搏搏跳动的心脏。

  我看到过漆黑天际间涌动游走着的、形形种种的“发光体”的原作,我惊异于冰逸为每幅“发光体”所创作的、有如水晶珠链一样的66首英文诗;我疑惑于这样鲜活的诗意的意象将如何在一个平面上呈现,而又能使简约抽象的诗句与画面贴近相和。

  这些疑问,都在梁璐的设计中给予了一一解答。

  这本书的设计,好像透明的底片,上面疯长着所有的抒情与动荡。梁璐将纯净的黑白设计、大方雅致的字体和简约明确的形制予以统一,并通体注意形制的变化和相互呼应,以达到对作品中灵性美的隐性表达。

冰逸作品,《发光体》展览现场,西班牙Charpa艺术空间,瓦伦西亚,西班牙,2014年

冰逸,《发光体》,综合材料, 66张, 40 x 40 cm,2013年

  这本书的设计,没有固定下来,而是从始至终在平静地铺陈、缓慢地诉说、一一纷呈,让它有一种尚未结束的延展,有学术语境的即时净化的功能和明晰的当下感。

  这本书的设计,用质朴单纯的字体,映衬艺术作品本身的生长性和动态的鲜活;同时,这样的简单又加深了图册的有理有序,以及对燥乱的排除。设计,既包含有沉静的节制,也有反时尚的先验性。

  “信息体、发光体”系列绘画,如焚香袅娜,如烟火一刹,如心颤微曦,如妖媚惑众,因此深具无以名状的、无法定型的意念之美。设计师梁璐把握了作品细密、璀璨和创生的思想性和空灵感,她通过减法、空白、结构、距离,有效地抽离和规避了物质化。


冰逸《发光体》作品细节,综合材料,2013年

  至于如何处理画面与诗句的关系,处理画面翻过画面的音乐感,至于如何处理英文字体的美感与中国扇画规制之间的和谐,如何用表达的单一来反复咏叹至美的图绘,至于如何忽壮大、忽婉约、忽疏离、忽百转而踏歌舒放,让艺术作品呈现“两岸排闼送青来”、“在世界的尽头,我等着跟你相聚”的流畅感,这些属于梁璐的专业范畴。她达成了如上关系的和解与比对、联系与强调。她交给我们一把解读冰逸画卷中精神要素的钥匙,,她引领我们在艺术中徜徉,在美感的来临与撞击前陶醉。

  如果说,冰逸的“发光体”系列细密诗画作品有太阳黑子般致命的魅惑力,那么,梁璐为其设计的这帧画谱就是域外的阳光:平易、温暖,散发着淡淡的香气,还隐隐地告之读者,那夺目璀璨的巨爆骤发,就在内里,倏忽即发。


  附录:

  “在世界的这头,我等着跟你相聚”

  —— 冰逸写给设计师梁璐的一封信

  亲爱的你,

  我在冰冷的雪原,身上只带了一本你设计的书。一直没有打开,只是最冷的深夜在背包的底部摸了一下。
  你回荷兰的时候充满了遗憾。你说,这本书,感觉不对。为了前门的项目我们耽搁了西班牙全部的出版。你说你需要更多的时间,留下给我的,只有你妩媚的上眼睑下垂的曲线。那时我多想给你时间,像一大团棉花糖放在你怀里。
  后来我跟着《发光体》来了西班牙,又来了雪原。我惊奇地发现,这皮肤一样潦草的书,仿佛恶星下的情人一样躺在地上,充满罪恶的、失意的、浪漫的生命感。不是砸线的骑马钉的装订也对了,不能完全控制好的切装也对了。
  世界的改变,让所有的谬误和荒唐都成了诗意。
  于是,剩下的只有你了。
  你是我的设计师。下面是你给我的东西:

  1 你给我一个空间在3小时写了66首诗。那个纯粹的、全密闭的、思维的盒子,叫做时空的在我头脑的海里。没有你,我完全没有能力闭合,更没有能力触摸和表达。所以,你设计了我脑力的三小时。那三小时深邃的激烈和强度,一生无法再现。

  2 你设计了无墨光的黑镜,让发光体熠熠生辉。他们每一个表情散光在你的墨色里。你墨色的选择,不是质感,而是空间。

  3 你设计了一个程序,我寻你的节奏欲罢不能地去体会每个陌生的基因和摇摆。如深水的歌声,你让我时醒时梦、时断时续,永不醒来。你对形象的排序不是前后,是节奏和绝响。

  4 你选择了荒凉的体态。这本书没有壳儿,没有种种铺张和故作重要的结构。只有在浩瀚的雪原中,我才发觉,它的柔软如此弥足珍贵。因为世界已经被雪淹没,那黑色的柔软罕见地符合弥漫的特征。

  5 这一切只能说明,你设计了一个陷阱。让我走了这么远才发现: 只有坚持最久的人,才能获取特权体会深度设计的美好;只有无边雪原中纯净的心才有能力感受你;只有时时游离那个乌七八糟的世界的身心才能看见你。

  你唯一的遗憾,无非是担心我走不到那么远了。

  梁潞,你才是我的发光体。你和书,在地上,在水里,在雪中,光芒万丈。我只是,此刻才看到。
  在世界的这头,我等着跟你再次相聚。

上一篇:采访GDC13设计计大赛获奖者:知名设计师熊超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