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视角

首页 > 学院 > 设计视角 > 正文

洪卫把中国汉字世界现了从形到境的蜕变

发布时间:2013-04-12 09:43:59 来源:设计北京 作者:admin

贡布里希曾说:“实际上没有艺术这种东西,只有艺术家而已。”由此,如果要认识或理解洪卫的作品,可能就不能不首先对设计师作一番彻底的了解和认识——实际上这也是时下一种流俗的观点,而这确有为人所称道的地方。

洪卫,又名洪混混,湖南醴陵人,现为天天向上设计事务所创作总监、深圳市平面设计协会会员、电子科技大学中山学院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客座副教授,设计作品获得四十多项国内外设计竞赛奖励,并被海内外多家博物馆收藏。记不清具体何时对洪卫有所了解,也不知为何经常光顾他的博客成了自己生活的一部分,至今都没见过他。和洪卫的相知是偶然,也可能是必然,应该和设计有关。

然而,海德格尔却说:“单纯正确的东西还不是真实的东西”,为此一如胡塞尔所坚持的“回到事实本身”,反倒成为一个不应忽视的原则,就是说对洪卫的设计其实也可以从设计现象学的角度重新进行审视。从这个意义上说,或者套用贡布里希的话来说,其实无所谓所谓的艺术家,而只有艺术作品而已。为此,纵观洪卫的设计作品,可以感受到他是一位对汉字痴迷的设计师,对于他所涉及的设计门类,喜欢以汉字为载体进行创作,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视觉语言。

观其早期的作品,多是汉字与其它事物相结合,追求形与形共用的巧妙性,这可能是作者在汉字和生活图形、相关文字之间找到了某种联系,然后把事物之间的这种巧合强化并表现出来,以此产生了许多佳作,《中山市大涌红木家具》(2003年)、《广东健康生活俱乐部》(2004年)和《惠州市慈善总会》(2006年)等便是其中的代表作。例如,《惠州市慈善总会》就是以代表地域特色的汉字“惠”为基础,而“惠”字的负形接近一个“善”字,正好作者发现了这种联系,并将其充分表达出来,体现了惠州慈善的意念。“惠”字(正形)中藏有“善”字(负形),虚实相生,且两字之间形意相融,浑然天成,令人惊叹。看似不经意的“发现”,实可感知作者敏锐的洞察力及扎实的艺术功底,设计者将正形与负形两者融合在一起的同时,又保持了各自的识别性,使得图形极富感染力,让人回味无穷。正与负不仅是一种设计手法,更是一种思维方式。

后来,隐约感知洪卫的汉字设计有了新的突破,在笔者看来《香樟花》(2007年)和《如雨逝风》(2008年)很可能是他创作的一个分水岭。虽然作品以汉字与概念元素构成,但明显觉察到作者开始透过汉字的形而深入到其内核,注重汉字的生趣灵动,追求东方审美的优雅与宁静,试图以汉字的笔画意象营造生动的气韵来感染受众,这自然也就给人耳目一新的视觉效果。对于《如雨逝风》的创作,作者以舒展的带有水墨痕迹的品牌名“如雨逝风”四个汉字为基本元素,并将“雨”和“风”字进行构成设计,“雨”字错落有致的彩色点画有如江南的春雨,而“风”字似飘零的落叶,字与图、线与点、素与艳、传统和现代在这里交融且形成鲜明对比,传递出女性服饰悠扬自得、自然自在的东方美学思想,创造了一种意趣盎然的人文气息。

到现在,洪卫的创作越来越洒脱,越来越纯粹,随心随意,随意随形,探求汉字性格和自我心灵表达的统一,产生了《云山过客》(2011年)、《二十四节气》(2011年)和《燕园私房菜》(2012年)等一批优秀作品。

这些作品没有停留在技术层面的表达,而是跃动到心灵层面,是对过往的跨越和超脱,传达了作者的内在精神感受,沁人心田。这显示了作者经过多年的探索后对中国汉字游刃有余的驾御能力。另外,可能与作者的白血病经历不无关系,涅槃重生后,对生活的理解更为豁达,自然创作上释然的态度和轻松的表达也就变得必然了。这恰恰印证了“语言是存在之家”,而对生命的敬畏和死亡的某种莫名的恐惧,让其设计有意无意中选择了在“语言”——汉字及其“游戏”作为生命意义和存在的“寓所”,从而得以“栖居”。

特别是《燕园私房菜》达到了形、境和情的高度统一,是笔者印象最深的作品,作者取“燕园”二字为元素进行创作,以不同寻常的方式将“园”融入了“燕”字中,“燕”字有了字眼,“燕”子更是有了她们的精神家“园”。“园”外是多只“燕”围绕“园”悠然而随性的翻飞,“燕”不只是燕,同时也是我们,园、燕和人和谐共处,让人进入了一个久违的天地神人的世界,这不正是繁忙生活之余的风雅人士所追求的心灵乐土吗?也许在很多人眼里洪卫只是在做汉字,但从这里我们却明显可以看到:汉字只是作者设计历程中的外在形式与手段,本质却是作者对于汉字世界人文气息的苦心营造和意趣无穷中国语境的不懈探索。

洪卫经过近十年的磨砺和实践,从最初的重视外形,到后来以自己独特的视角把中国汉字的意境重新演绎出来,并把汉字的性格和自我的心境同构起来,把一个民族的悲欢、荣辱和生死命运紧紧地聚集或召唤到汉字世界里,让人进入到一种在聆听到所谓“天雨粟,鬼夜哭”后的熟悉而又陌生的“神性”之境。洪卫首先建立起一些秩序,而后又亲手打破一切框架,从无法到有法,再从有法到无法,不断消弥技术与艺术的边界,最终达到字人合一,实现了从形到境的蜕变。

正是从这个意义而言,印象中洪卫的这种对中国汉字所具有的东方智慧和神性的发展与“筹划”,实际上就奠定了他自己在汉字疆域中的独特风格,并开启了一个新的可能性“世界”,为中国语境的探究开辟了一个新的通道。为此,我们也期待着在不久的将来能欣赏到他更具心性的汉字作品。

上一篇:中国原创插画师柯剑(排骨chop)
下一篇:采访2013德国红点设计概念获奖者李星星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