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视角

首页 > 学院 > 设计视角 > 正文

著名建筑师王昀对室内设计的不同看法

发布时间:2013-12-24 13:52:38 来源:设计北京 作者:设计小资


王昀:一位建筑师对于室内设计的理解(演讲实录)

著名建筑师王昀在参加CIID哈尔滨年会的发言实录。王昀: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 副院长,北京建筑大学建筑设计艺术研究中心 主任。

一、绘画性与雕塑性室内设计的观念

 

肖维洞穴壁画,由3.5万年前的早期人类绘制在法国肖维岩洞内壁上,是旧石器时期岩画的代表之一。当人类不满足于墙壁上是光秃秃一片,开始在上面作画的时候,室内装饰或者是室内设计就开始了。

 标题
                                                         米开朗基罗建筑壁画

文艺复兴时期米开朗基罗做的建筑上面画的雕塑、壁雕,包括一些柱饰,雕塑,还有墙面上画的这些画,人类从观念上和山洞里的做法并没有变化。

 

标题
                                                                      达芬奇教堂壁画

 

建筑师和设计师是合二为一体的,包括达芬奇也画了很多教堂里的壁画,也做了一些建筑,艺术家或者叫雕塑家、建筑家、艺术家往往是作为一体出现的。
 
帕拉迪奥设计的一个奥林匹克的剧场,这个也是在意大利北部一个小镇里面。这些经典之作,往往以这种绘画性、雕塑性作为一个室内装修一个基本的观念和素材来进行创作。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发现室内设计和雕塑绘画有关。

建筑外表与室内的绘画性、雕塑性问题相一致

再看看早期的建筑,当人类从室内走出室外以后,你会发现建筑它的表皮的处理同样是存在着一种绘画性和雕塑性的观念。


帕拉迪奥设计的圆形别墅,你会发现它同样有雕塑的存在,而且这个墙面上的这种划分的一种关系,同样是一种绘画性观念的延续。

米开朗基罗设计的罗马市政厅,不仅是立面上的薄浮雕还是出来墙面的浮雕,包括地面花纹铺地也是一种绘画性的状态。

标题
 
标题

威尼斯街道上一些小的广场,方窗上面还要做一个凹型装饰,同时入口有一点的雕塑,可见建筑在古典这样的一种观念里面来看的话,它的绘画性和雕塑性这两项是绝对不可以缺少的。
聚落及民居的室内设计中所表现出的绘画性和雕塑性问题
标题
 

北京延庆古崖居,墙壁是用斧子削成不同的肌理,刀峰雕凿的时候产生肌理的变化产生的花纹又何尝不是一种雕塑性的状态。

 
 
云南南部佤族的聚落:翁丁村。用这个草所编织形成的网格也好图案也好,其实是跟那种雕塑性的东西有着某种关联。

标题
                                                                    

藏族账篷里,布和布之间交接的这个地方所做成的图案,其实又何尝不是一个非常现代的,有点像抽象绘画的这样一个状态?包括这个墙面上用粉笔写的字儿,其实都有一种好像室内设计的一种冲动感。

 
 
标题

                                                                                                       

窑洞里面用报纸把墙面糊上,这是朴实的室内设计。青海的北部土族家里,入口中堂的部分,同样用一个报纸贴完以后贴的一个壁画。 

 
 
标题

 

古典与现代的绘画性与雕塑问题在室内设计中表现
 

标题

                                        

20世纪初苏联的一个至上主义的画家马列维奇同志就画了一个红色的方块,这个绘画对20世纪人类对于艺术的理解、对于世界理解,甚至于哲学观起了一个非常大的一个颠覆性和推动性的作用。实际上是马列维奇把圣象涂抹掉了,而且换成一个红的颜色,不仅仅是革命性的象征,而且把具像场景观念打破掉。
                                                                                            
这个是立体派的一个艺术家,不再描写那些具像的人和事务、风景,这些都是都销毁掉了,而挖掘出从自身大脑当中的观念如何来表现。
                                                                                  
 现代设计理念与传统的设计理念之争    

在瑞士的一个展览馆里把照片放成一个足尺大,照片只不过替代绘画另外一种方式,墙面上仍然是有画的,也是有风景的。

标题
           

这个室内设计是一个咖啡厅,墙面画成各种各样的线条,家具像一个雕塑一样摆在屋子里面。从绘画性和雕塑性这两个观念来衡量的话,它其实与古典的这种观念,同一万七千年前人的观念没有质的差别,也没有达到像马列维奇所期待的那样,把像消掉,只不过像不再具像了,而是变形或者我们叫抽象。

 
         

抽象是一个什么概念呢?抽象还是有的。像 “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的俄罗斯馆,整个墙面不再是画的,是用玻璃压成的二维码键墙上了,天棚地板全覆盖。无论做的多么地现代,其实跟人类一万七千年以来没有质的变化没有质的突破,只不过是眼前的形式上在不断地变化。
    
当代的材料的肌理的绘画性与雕塑性和室内设计
 
 
标题
 
标题
 

所有的材料肌理、现代室内问题根本上都是古典壁画的问题,都是在墙上画画,都是壁画。它的古典性是没有任何突破。
  
二、空间性室内设计的可能性探讨

在2001年回国之后开始做工作室,我一直想有没有可能不需要像,从空间的角度进行探索,我们不再追求在墙上看到什么,看到某种具像的一个画,或者是一个肌理,而是要通过人的这种空间的感受,真正体会到建筑的价值。
如果你在屋里做很多具像东西的时候,这件事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喜欢,都能从里面找到一种感觉,这件事我自己画一个问号的。所以我在想把所有的东西抹掉。这个是我的设计。
 
                                                                                                                   

我的60平米,没有任何的像,我所有的生活在白色的世界里展开,我出现是像,家里所有一切都是背景,我看电影的时候我投在墙面上的投影是像。
这个是北京的西郊做的房子,希望看不到像。  这个是会所,我希望人走进去以后,能够把每一个人的幻想能力发挥出来。认为这是一种观念性,仍然可以尝试去做。
标题
 
 
标题
                                                  

上一篇:刘毅的设计理念“反设计”做设计,讲究设计的“可能性”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